http://www.imaybeanorangepeel.com

财经频道共享住宿“至暗时刻”:众东无奈离场

  原标题:众东无奈离场 共享住宿停摆

  时代周报记者 曾宪天 发自广州

  曾被捧为资本风口的共享住宿市场陷入“至暗时刻”,许多经营者在冲击下无奈撤退。

  “其实挺舍不得的,但还是决定以后不再做短租了。”3月20日,在杭州经营城市短租近3年的东刘璐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她已将自己的源信息在各删除下架,期间业务停摆以及引发的卫生安全顾虑,是让其决定退出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共享住宿的源供给端,像刘璐这样选择退出的东并非个例。

  3月21日,共享住宿小猪负责人黄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共享住宿运营者以个体或小微企业为主,抗风险能力普遍较弱。期间成本压力和零收入的状态,让许多中小规模经营者、东陆续退出了市场。

  黄伟坦言,即便结束,东、经营者信心的重塑也将会是一个漫长的恢复过程,这对共享住宿源供给和业务运营等方面都将产生较长周期的负面影响。

  此前,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2020)》也指出,共享住宿是受冲击最大的共享经济领域之一,导致企业的订单量和营业收入大幅减少。

  市场面临淘汰和洗牌

  面对的冲击,有人全面“撤退”,也有人抱团自救。

  3月22日,共享住宿运营者、觅雅宿文化有限创始人李荻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称,过去一个多月里,广州共享住宿运营者们自发组织了一场自救行动。

  针对广州复工复产阶段不断涌现的住需求,市内3000多家共享住宿源被各自的运营者们集中编,按照、地理等维度进行划分,再通过各个网络渠道对接了大量的返广人员,匹配用户住宿需求同时,也缓解了运营者们的资金链困境。

  另一方面,期间广州多个短租二手交易群的活跃度飙升,大批短租运营者同样在家具、电器等物品以维持现金流。对此李荻表示,这次行业危机对于资金雄厚的投资者来说,是抄底入场的难得机遇。

  共享住宿的运营者们在忙于自救的同时,也开始审视此前被忽视的行业。早在暴发前,行业便已出现诸多问题,城市短租首当其冲。

  “城市共享住宿的发展空间越来越小,可谓如履薄冰。”李荻表示,财经频道城市短租早已不是高回报率的生意,过去一年,城市短租经历了爆发性增长,伴随着市场的逐渐拥挤,源、服务质量变得参差不齐,过度的价格战竞争也让全行业利润极速下滑。

  3月22日,小猪联合创始人王连涛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近年来行业在服务质量、消防卫生、消费者权益保障、流动人口管理、社区治理乃至税收漏损等方面,均出问题。

  不过在王连涛看来,所引发的行业震动,正是市场加速洗牌,深化精细化运营的重要拐点。在大量抗风险能力弱、源品质体验不佳的经营者退出市场后,行业整体将迎来新一轮的提质升级。

  “停业间歇期,业内出现了东主动升级源为行业起势做准备的现象。”王连涛透露。

  李荻预计引发的行业洗牌过后,将会更多高品质源和品牌涌现,财经频道价格和利润也将回到正向轨道中。

  加码下沉市场

  与此同时,多位行业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下沉市场或成为共享住宿的新机遇。

  “对城市短租的负面影响巨大,但也给了乡村民宿难得的发展机会。”王连涛表示,下沉市场将是各个民宿平一阶段的主要竞争战场。

  早在去年3月,美团民宿业务负责人冯威赫就曾表示,随着周边游、休闲度假游发展,以及国家乡村振兴计划等利好因素推动,以乡村民宿为代表的下沉市场正逐渐成为共享住宿行业的新风口。

  小猪从去年开始也重点在渠道上发力,不断签约下沉市场的民宿品牌,在资源供给、社群和营销体系等方面做着布局和准备。

  此外,美团民宿、爱彼迎、途家、斯维登等一众共享住宿,近年来也均不断扩大二三线乃至村镇市场的覆盖版图。

  不过从目前的现状来看,下沉市场仍旧是一块有待共享住宿开垦的洼地。

  “目前我们从共享住宿来的订单占比极小,大约为5%。”3月22日,莫干山云溪上品牌设计师兼民宿主余味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用户主要来源于自有群体(微信、回头客等)以及携程等OTA,垂直共享住宿的流量尚未形成规模,但这同样意味着较展空间。

  余味认为,乡村民宿与休闲度假、乡村旅游关联紧密,疫后的市场恢复与发展形势相对更为乐观。

  目前余味所经营的莫干山民宿已陆续收到预订单,4月1日将正式恢复营业。

  “休闲旅游不只限于乡村,城市里也有发展机会。”3月23日,途家及斯维登集团联合创始人罗军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未来更多便捷、炫酷、有特色的城市旅游休闲消费和城市共享住宿产品也会脱颖而出。

  “总体而言,共享住宿长远的市场价值和前景不会因而改变。”3月22日,联合大学在线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杨彦锋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作为大住宿市场的重要分支,以及与行业关联日益紧密的共享住宿市场,不会因短中期的发展困局而萎缩或。

  杨彦锋表示,经过数年发展,共享住宿在消费者认知、市场需求、渠道集中化等方面已经取得了一定的。基于此,后相关主管部门不断完善的行政监管举措,可成为推动行业发展更为重要的因素。

  “行业合规监管完善、供给端整体提质后,共享住宿会更加受到消费者青睐。”王连涛表示。

  责任编辑:霍琦

  

  最后还应该指出的一点是,财经频道近代史学界对于打通晚清与的界限,将110年中国近代历史作为一个整体考察,已经基本取得共识。这方面的代表作当属由鹏先生主编、江苏出版社新近出版的《中国近代通史》。该书以10卷本、550万字的鸿篇巨制,将1840年至1949年的中国历史真正打通进行研究,明确打破以1919年划分“近代中国”与“”的旧框架,呈现了一部包括整个半殖民地半封建时代的完整的中国近代史。学界对此予以充分肯定。这种打通,对于我们理解整个近代中国的矛盾及其演变,阐释中国争取富强的曲折之无疑具有重要意义。

原文标题:财经频道共享住宿“至暗时刻”:众东无奈离场 网址:http://www.imaybeanorangepeel.com/caijingpindao/2020/0801/27989.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