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maybeanorangepeel.com

捐款小品2010年赵本山、小沈阳等表演的央视春晚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详情

  《捐助》是由高大宽导演,尹琪何庆魁编剧,赵本山小沈阳王小利孙丽荣主演的小品,于2010年2月13日在《2010年春节联欢晚会》中首播

  该小品讲述了钱紧因捐钱多按了一个零产生的误会,记者采访又不好实说,和急着要钱第二天娶媳妇的白闹闹出了不少笑线年“我最喜爱的春节联欢晚会节目”评选语言类小品一等的项

  a,原名《捐款风波》,为了适应央视春晚的要求,将原小品内容略加修改,并更名为《捐助》

  a。由编剧尹琪创作于2009年12月15日,当时这个小品与《就差钱》同时被赵本山列为候选作品。第一稿出炉时,赵本山并不太满意,认为单纯写一个捐助的题材,有点儿“黑板报表扬稿”的感觉,之后作者从相反的角度切入,于是就有了最终的故事架构

  【台词】根据2010年央视春晚该节目的字幕版版本的字幕进行整理,请从左至右阅读。

  钱紧:捐款现场,一个孩子上大学没钱了,大家给捐款呢,我挤进去,我问我说这没现金行不?他说可以呀!我刷3千。

  白闹:平时吃一串羊肉串都得喝八瓶啤酒,后来把钎子撸得嗞嗞冒火星子,你能干出这么大事儿来我真服了你了。

  钱紧:后来捐完款之后就,哎哟我的妈呀!全把我围上了,唰家伙来一帮人,这家伙的,拍照的,我捂着脸我就回来了,咱不为出名啊,咱干啥,采啥访啊,我就回来了嘛。

  阳阳:你是钱大爷吧,你走的太快了没有撵上。介绍一下我们是搜狐视频《刨根问底》栏目组的。我叫阳阳,准备采访大长脸。

  钱紧:你这孩子说话也得有点礼貌,我都这么大岁数了,你还怎么管我叫外呢?还大长脸,大长脸我这三十多年都没人叫了。

  阳阳:大爷我跟您讲一下我们这是在网上,全球都能收的到,直播,现场直播。

  大长脸:不是,你什么啥玩意在这儿说,不是大爷你整岔了,是这回事,搜狗啊是个输入法,只要在这输入法上打上二位的名字那马上就出来了。

  阳阳:亲爱的网友大家好!你现在收看的是搜狐视频正为你直播的《刨根问底》栏目。我是主持人阳阳。我们现在在铁岭钱家屯钱大爷家里刚刚发生了一件非常感人的事情,一位农民大爷用他的积蓄捐助了一位上不起学的孩子,我身后就是钱大爷,来认识一下,钱大爷你好。

  钱紧: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是不是,人遇到困难了在这个时候伸出双手帮他一把,说实话咱们也在困难时候度过过是吧?

  钱紧:咱孩子上学时候不也困难吗?是不是,拿俩钱不算什么,谁都不敢说这一辈子老富,这美国人就牛成啥样了,不今年也上咱这里借钱来了吗?扯啥玩意儿。

  钱紧:你这孩子就闹呢吗,这都多大岁数的人了,比我还老呢怎么是我儿子呢?

  阳阳:是呀,您是一个农民而且靠种地,那您捐了三万块钱可真不是个小数目啊?

  白闹:我就说你捐三千块钱不至于大车小辆上家采访来,这都不够油钱的,你这。

  阳阳:亲爱的网友多么朴实的一位大爷,即使我们追到了家里他也不肯透露真实的数字明明捐了三万三千,太低调了。

  阳阳:刚才您不了吗?你一那账面就显的三万,现在您那卡里边就剩点利息了。

  钱紧:你那啥,这个具体数字啊,我们没想往出报,这样,我先合计合计行不行?

  钱紧:三千嘛!他就告诉我四位数嘛,我按四个零嘛个十百千,妈呀前面还有一个三呢。

  钱紧:你净扯淡,那还能活不我,全球都知道这点儿事了,还捐错了,要钱要脸?

  钱紧:你得先乐呵呵的啊,完了过了年我领你去三亚,那儿空气老好了,我们旅游去啊,转圈都是大海啊,行不。

  白闹:你可拉倒吧,我才不跟你一起去呢。我连个狗刨都不会,在海边我不想下水你都得一脚给我给踹下去。

  钱紧:他说生活美好,你说全了,别老丢字呀(白闹:我啥时说....)生活美好、美好的生活就享受、是不是啊说全点(我啥说了)现场直播呢?

  钱紧:啥啊,用词不当。灭亲,那叫大公(我这怎么)、大爱(我这)、大大呼呼、大雪无痕(我那大大)、大脑袋正亮行不?你怎么还挡不住了。

  钱紧:他的意思是说,伟大的形象也有他的阴影,那什么我亲家也很伟大,他呀听我捐这些钱他心里一直激动(我我)他有话说不出来(我没)现场直播全球的。

  钱紧:他意思是说他就说我有一颗童心,是!童心是有,我有时我就像一个老小孩似的,他也有同情心(有啥)同情心谁都有,这个人我不说他就是没赶上赶上了他啥都能豁出来(你你)现场直播。

  阳阳:是我告诉您,是一位单身的母亲供含辛茹苦供她的孩子上学,捡破烂的,现在孩子都考上大学了但是没有钱念。

  白闹:你呀,就好整这事儿,在村里给寡妇挑水,在外面给寡妇捐钱,这辈子就跟寡妇有缘。

  田阿姨:大哥你让我说啥好呢,你看你给我捐这些钱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谢谢你大哥,我感谢你大哥。

  钱紧:你这样,那个有难处了,帮一把应该的,这不算什么啊,你别往心里去,孩子上学的钱够不够,不够我亲家还有呢,你坐下,稳稳当当的啊。

  钱紧:他呀,他那意思说是这行为呀全都是他我的(我啥时鼓),他呀没有他的就没有我的进步(我不是),就这个人呀,他常常跟我说亲家,我们要多包地,多赚钱,完事捐款、我多捐(我那),自己别花(我)现场直播。

  田阿姨:我也不会说啥就叫我说啥好呢(抓住钱紧手)我就是挺感谢我大哥,你看我大哥给我捐的这些钱,还有不少像我大哥这样的好心人都挺关心我的,我现在跟大家说两句话表达一下我的心情。

  钱紧:你呀,用不着感谢我,说实话你得感谢人家这个栏目,知道吗?就是,没有他们我不知道这回事呀,是不是啊冲镜头感谢吧。

  田阿姨:栏目组,感谢党,感谢,感谢所有关心我的人,最应该感谢的就是我大哥。

  田阿姨:等我儿子大学毕业以后,让我儿子上你跟前养老去,你拿我儿子就当你亲爹。

  田阿姨:大哥,不是。他要是不拿你当亲爹我都不让他,到时候我也来我指定把你送走了。

  白闹:你这办的啥事儿呀?明知道我明天相老伴急等着用钱,你这可倒好抢先一步把人给领回来了。

  白闹:咱俩就像两堆干柴禾似的,你说你把你那边燎的挺旺回身一泡尿把我的浇灭了,你啥人呀。

  钱紧:这就她说说,就说说那种心思,妹子你现在你当大伙说说他们都误会了,你说咱俩认识不认识?

  钱紧:你要钱行,一万五呢给你退回来行,你自己要,三千块钱按错的事儿,不能说行不行?

  白闹:怎么回事呢?我和我亲家包地,有三万块钱都存他卡里去了,我明天我准备相个老伴,我急等着用钱我说你给我取去,他取钱就遇见她家这事儿。

  白闹:你听我把话说完啊,他当时呢就想捐三千块钱,完了一激动手一哆嗦多了一个零,三万都捐出去了,可不是这会事嘛。

  白闹:大妹子,我跟你说我明天确实有急用,我也不是没有爱心,实在不行我也捐三千,你返我一万二都行,行不。

  钱紧:好汉做事好汉当,是吧,三万块块钱就是我捐的,亲家我给你借钱去今天马上就去是不是啊,我不想跟你处了,你这人没法处,捐款小品你这个人没法整。

  田阿姨:是这么回事呀,那啥,大哥,那三千块块钱我留下,那一万二给你退回去,你不用借钱了,不用了,不用了。

  白闹:那个,他大妹子,你们两个真能成的话,那就当我随礼行吗?大妹子,你看你,大妹子。捐款小品

  是一个农民。他靠种地与白闹一年卖玉米挣得3万元。当他到银行去取钱时看见一群人围着因孩子上大学却没钱的母亲,他本打算捐款3000元,不料由于操作失误,捐款小品3万元全部捐了出去,引起白闹误会。

  是钱紧的亲家,已丧妻。两人合伙种地赚了3万块钱,存在钱紧的账户里。白闹准备用自己的那份钱再讨一个老伴,让钱紧前往县城取钱。

  是一个孩子上大学没钱被捐助的母亲,事后跟随《刨根问底》栏目组来到钱紧家中感谢,送礼,磕大头,让孩子长大后给钱紧养老。

  是搜狐视频《刨根问底》栏目组的一名记者,他来采访钱紧和亲家白闹好心捐款的事儿。

  赵本山认为小沈阳问题是没有本子,还需要再磨砺一年;小沈阳也认为硬上不如不上,不能让观众失望。该作品导演高大宽在2010年1月29日对外表示,小沈阳不上2010年央视春晚。就在观众认为小沈阳确定没戏的时候,高大宽却在2010年2月3日透露《捐助》仍在修改剧本,而小沈阳也确定顶替“大长脸”登上央视春晚

  作品《捐助》的演员阵容一再变化,小沈阳加入后,由当初的4人扩充到了5人。而原版中由扮演的“大长脸”记者,编剧为了安抚,能够容纳下两个,被“一分为二”为两个记者。这是专门为小沈阳加出了一个角色。小沈阳扮演负责提问的电视编导,即原来的那个角色。而另一个是扛摄像机的摄像记者由饰演,台词只有一句,基本属于“哑巴演员”

  《捐助》观众热评如潮,毁誉参半,还是值得大家称赞的好作品,其闪光点就是它艺术地提炼并大内涵地演示了生活的真实。《捐助》承袭了赵本山春晚系列小品的一贯主旨,在“主旋律”的旗帜下,力所能及地“裹挟”着民生与民声,或许正是因了这个特征,《捐助》才赢得了该有的大内涵。它是生活中的“被捐款”的缩影一种。总是“硬捐”,富人总有“诈捐”,公权总在“劝捐”,都是“赞捐”,《捐助》将这种生活的尴尬演绎成戏,戏说人生非戏言,悄悄地告人当,这种警示,很成功

原文标题:捐款小品2010年赵本山、小沈阳等表演的央视春晚 网址:http://www.imaybeanorangepeel.com/muyingpindao/2020/0323/921.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