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maybeanorangepeel.com

大色鱼网站谈“黑”色变的美国互联网究竟有多

  不过,这个本该是黑人争取正益的运动,却正在逐渐变味,一切不符合黑人利益的观点,以及不迎合黑人利益的人物,不论是当代人还是历史人物,都被或多或少遭受。

  近段时间,提起美国,或者“ 黑人 ” ,我都要吐了,因为类似的消息实在是太多了,但是以下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过于离谱,搞得我不得不一吐为快。

  十多天过去了,“黑人的命很重要”( Black Lives Matter )运动还在如火如荼进行,这场运动波及到了各行各业,现实中大家,网络上隔空对喷。

  

  用一句话来形容现在的互联网形势就是,只要你被扣上了“种族主义”的帽子,那基本就是被判了互联网了,以后要是敢露面,见一次就要被喷一次。

  在这样的情况下,现在互联网上人人自危,生怕自己和“种族主义”扯上关系。

  许多大企业都纷纷,自己支持 BLM 运动,像是亚马逊最近就在自家网站放了个支持 BLM 运动的。

  

  连亚马逊 CEO 兼世界首富贝佐斯都亲自投身战场,自己的立场。

  比如有个顾客因为不满意亚马逊支持 BLM 运动,发了封邮件骂贝佐斯,大意是“黑人都是垃圾,支持他们会毁了你的,以后我再也不会从亚马逊买东西了,拜拜了您吶!”

  

  贝佐斯当场就把这封私信给挂在了自己的 ins 上,还说“ Dave 这样的客户是我很乐意失去的”。

  

  虽然写这封邮件的那个人确实满口,还带种族歧视,可是以贝索斯世界首富的身份,大可以不必理会,可贝索斯却把这个人的邮件公开了出来,未免有网络的嫌疑。

  而在现在 BLM 运动席卷全国的大之下,他的行为赢得了 23 万次的点赞,这种行为就是正确。

  贝佐斯聪明就聪明在,只是轻飘飘地发了几条 ins ,点评了几句,就轻易地把自己支持 BLM 运动的立场给站稳了。

  谷更绝,早在去年 10月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代码样式指南中加入了一条关于“种族中立”代码的信息。

  啥叫“种族中立代码”呢?比如( blacklist )、白名单( whitelist )这样的词语,应该替换成名单( blocklist )和允许名单( allowlist )。

  

  为啥?因为在这种语境下, black 就等于“不好的,坏的”, white 就是“好的”,你说这是不是种族歧视?

  而最近因为 BLM 运动愈演愈烈,谷真的开始逐渐替换“”这个词了。。。

  你还真别说,在美国的下,发生什么都不奇怪,因为杠精并不仅仅存在于微博,在大洋彼岸也有大量的互联网杠精存在。大色鱼网站

  比如之前苹果的 emoji 就出过一档子事儿,大家都知道 emoji 长按之后会出现另外五种肤色供大家选择。

  

  

  这其中的杠点就是:其实不同肤色人种的手掌、脚掌黑色素都很少,大家的掌心颜色是差不多的。

  

  

  不止是苹果,谷、、微软、三星。。。有黑色手掌表情包的企业,大色鱼网站都被挨个了。

  这位仁兄还特地表扬了一下 Facebook ,夸人家做的手掌才是真实的。

  

  所以说谷这一次的行为虽说看起来离谱,但是仔细想想,有苹果这么个放

  在这儿,移除“”的说法反而显得谷非常明智,提前把有可能出现问题的地方排除,就可以一劳永逸了!

  除了这些著名大企业之外,还有更加魔幻的事情正在 BLM 运动的旗帜之下发生着。

  美国著名的加利福尼亚大学分校( UCLA )有一群黑人学生给一名叫 Gordon Klein 的教授发了封邮件。

  

  邮件里说最近的活动说明黑人一直受到不平等对待,所以这周的考试你得让我们通过。

  这位 Klein 教授看到这封邮件的第一时间估计也懵逼了,冷静下来之后地给这些学生们发去了自己的回复。

  

  邮件大意是:谢谢你们在邮件中提出的给予黑人学生特殊对待的,但是你们知道班上所有黑人学生的名字吗?

  如果有学生是混血的,比如半非裔半亚裔,那我又应该怎么给他们?是给一半还是给全部呢?

  另外,明尼阿波利斯市(执法致黑人死亡的城市)来的学生又应该被怎样对待呢?

  最后, Klein 教授还引用了马丁·德·金的话,学生“不应该基于肤色来评估别人”。

  然而学生向学校投诉说 Klein 种族歧视,甚至还有人在网上 PO 出了 Klein 教授的回复,呼吁大家一起签名让学校把 Klein 教授辞退。

  

  随便一个正都可以看出来, Klein 教授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甚至处理得很好,可是在 BLM 运动的大之下,学校真就把 Klein 教授停课处理了。

  

  如果说之前说 emoji 有问题的人还算讲点道理,那么到了 Klein 教授的事件上时,这些人明显已经不想讲什么逻辑道理了。

  UCLA 校方会看不出来这件事情上 Klein 教授没做错吗?可是他们依然对 Klein 做了停课处理,是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不想被扣上“种族主义”的帽子再被更多的网友口诛笔伐?

  除此之外,前 NBA 国王队巨星考辛斯在这个的时刻,也因为一句话,断送了别人的职业生涯。

  

  他在推特上发文询问在国王队王队任职了 32 年的资深解说 Grant Napr (格兰特·内皮尔)怎么看待 BLM 运动。

  这位解说一看球星 at 自己,当然常高兴,然后喊了一句,“每一条生命都很重要!”( All Lives Matter )。

  

  可是在美国文化里,尤其是最近这个的时刻,这句话则成了反对 BLM 的口。

  连考辛斯自己也说,这个回答“果然不出所料”,他的前队友巴恩斯也出来补了一刀“别指望从种族主义者嘴里能听到什么好话”

  

  内皮尔一看这种族主义者这大帽子都扣下来了,赶紧辩解说自己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不容许种族主义存在,黑人的命当然也是命!

  

  可是网友们并不接受他的说法,还给他举了个例子:比如你养的宠物死了,然后你对一个人说了这件事情,你想要从他那里获得的是对于这件事情的同情,而不是一句“所有宠物都很重要”。

  

  这个网友的逻辑其实也没啥错,在“黑命贵”的大下,说“平等”确实会让人觉得是在抬杠,可问题在于内皮尔在 NBA 这个可以说是属于黑人的运动行业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会故意这么做?

  

  

  这事儿看起来是不常魔幻?在国王队任职了 32 年的内皮尔,可以说是几朝元老了,他和国王队以及整个萨拉门托(国王队所在城市)的感情以及关系,比所有现役国王队的队员都要深。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因为一句无心之语,失去了所有的东西,因为在目前这种“谈黑色变”的互联网中,谁也没法幸免于难。

  

  《老友记》是一部影响了无数人的经典美剧,可它的联合制片人考夫曼也在今日突然哭着道歉,后悔当年把六名主演全都选了白人演员,应该让其更加“多元化”。

  

  甚至连相机的闪光灯,最近都被拉出来了一番,因为它的工作模式可以在主( Master ,本意主人)从( Slave ,本意奴隶)之间切换,会触碰到黑人种族的神经。

  

  现在的互联网世界就是这么,任何人都可能因为一句话,而被无数网民群起而攻之,被判处“互联网”,成为《 让飞 》里的六爷一样百口莫辩。大色鱼网站

  六爷尚从肚子里掏出一碗粉,用生命证明自己的清白;而这个“ 种族歧视 ”的思想观念帽子往上一扣,声嘶力竭呐喊都没用,只能地吞下给你安排好的命运。

  

  他们要的不是权益、道理,甚至不是立场这样缥缈的东西,他们要的只是一种生杀予夺,在握的。

  对于这些致力于寻找别人言语漏洞的网民来说,只需要战火,就可以在一旁静静观赏一场“过程”。

  现实中的烧杀是,互联网上的网络同样是,可是后者的成本与需要承担的后果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原文标题:大色鱼网站谈“黑”色变的美国互联网究竟有多 网址:http://www.imaybeanorangepeel.com/tiyupindao/2020/0628/23913.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